夏津:“一鎮一品”消除空殼村

夏津以黨建引領,探索“1+4+N”聯建共享融合發展機制——“一鎮一品”消除空殼村

鄭保屯鎮七屯村現代農業示范園內,農戶正采收秋葵

夏津黃河故道古桑樹群里,果農用傳統的“抻包晃枝法”采摘椹果

□本報記者李榕本報通訊員鄧美平張祖寶

6月26日,在夏津縣鄭保屯鎮七屯村現代農業示范園內,一株株桑椹樹苗迎風而立,桑椹樹林下有序分布著果桑育苗基地、秋葵種植基地,以及蜜薯、花生等小雜糧基地,各類特色作物長勢喜人。

七屯村現代農業示范園的林下經濟是夏津縣發展壯大新型村級集體經濟的生動縮影。“近年來,夏津縣堅持‘一鎮一品’、‘一村一策’發展思路,探索建立黨建引領、支部聚力、村莊(企)聯合、強弱共建、區域聯動、資源共享的‘1+4+N’聯建共享融合發展新機制,建立村級集體經濟綜合體,多村聯合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實現符合市場經濟發展要求的集體經濟發展模式,促進鄉村振興。 ”夏津縣委書記才玉璞說。

盤活資源要素讓“短板”變“杠桿”

修村級公路,建文化廣場……一樁樁民生實事,等不起也慢不得,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村干部想干事卻沒錢,說話無人聽,辦事無人跟。這樣的尷尬,曾經難倒不少想干事的村支部書記。

“村集體經濟發展受發展意識淡薄、專業人才匱乏、資金不足、信息不對稱等因素制約。 ”夏津縣委常委、組織部長孔祥東心中有本明白賬:夏津共有507個自然村(社區),多數村莊集體經濟薄弱,個別村莊屬于空殼村。

擁有直面短板的勇氣,才有破解難題的決心。村級集體經濟的“蛋糕”怎樣才能做大?

聚焦“短板”,對癥下藥。夏津出臺《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實施方案》等一系列文件,開出了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的“藥方”:堅持黨建引領,支部聚力,通過“1+4+N”聯建共享機制,實現效益提升、集體增收、群眾致富的多贏效果。“1”即,堅持黨建統領,“一鎮一品”,建立村級集體經濟綜合體,推動產業化規模化經營;“4”即,以黨建集約統籌各類生產要素,為村級集體經濟綜合體提供人才、資金、服務、市場四大支撐,增強競爭實力;“N”即,以村級集體經濟綜合體為平臺,輻射帶動“N”個村莊聯合發展,促進群眾致富增收。

“夏津要發展的村級集體經濟是新型的,不是過去的‘生產隊’模式。為實現年底清零增值的目標,上半年我們就開始著手準備,一個鄉鎮一個鄉鎮、一個村一個村地研究集體經濟的發展路徑。 ”孔祥東坦言,夏津的先手棋,就是改革創新。改革的方向是激活農村資源要素,讓農民變股民、資金變股金、資源變資產,釋放村級集體經濟的倍增效應;創新的路徑,就是在鄉鎮黨委統籌的基礎上,鼓勵因村制宜,通過開發特色資源、推進土地流轉、提供有償服務、發展鄉村旅游、參股保底分紅等方式,多途徑拓展村集體經濟長效增收渠道。

因村制宜施策一把鑰匙開一把鎖

發展壯大新型村級集體經濟,沒有“萬能鑰匙”,關鍵在于找到合適的發展路徑和模式,每個村環境不同、基礎不同,不能指望“一張方子”包治百病。一把鑰匙開一把鎖,夏津的決策者們深諳因村施策之道,確定“1”個產業支撐,探索各具特色的區域化村集體增收途徑,一場消除“空殼村”、壯大“薄弱村”的改革就此拉開大幕。

鄭保屯鎮七屯村位于夏津縣西15公里處,此前以種植玉米、小麥等糧食作物為主,村集體收入不足3萬元。近2年來,通過種植桑椹、秋葵、小雜糧等特色產業,既帶動了村民增加收入,又發展了村集體經濟。

去年11月,七屯村黨支部領辦創辦合作社,流轉了近500畝土地建設鄭保屯鎮現代農業示范園,一期鎮村兩級籌集資金百余萬元,種植黑珍珠椹樹3萬株。由于椹樹從栽種到果實成熟存在3至5年的成長期,為了進一步提高土地利用效率,該村探索發展林下經濟,通過種植秋葵、小雜糧等增加經濟收益。“園區內的農作物均為訂單式種植。以秋葵為例,我們與德州禾勢兄弟食品有限公司簽訂訂單協議,公司除提供種子、化肥、滴灌技術外,成熟的秋葵全部回收,每斤收購價較市場同期高出0.3元。 ”七屯村黨支部書記李世民說。他掰著手指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目前園區內有50畝桑樹苗圃,成活率按70%算,年底可實現12萬株優質苗木銷售,銷售額達60余萬元。此外,50畝秋葵收入約25萬元,加之蜜薯等小雜糧的收入,園區年總收入達150萬元。除去地租、分紅、人工費、銀行貸款利息等費用,村集體年純收入近11萬元。同時,村民每年每畝地可實現增收1000元。

七屯村因發展特色產業全盤皆活,而雙廟鎮李文莊村則以“土地入股”打開集體經濟致富之門。據村黨支部書記王兆國介紹,李文莊村有500余戶村民,總人口1600余人,人均1.3畝地。但各家地塊小、不連片,面臨收割難、用工貴等難題。 2017年8月,村黨支部領辦創辦土地股份合作社,按照“土地入股保底,盈利按股分紅”的方式,引導160余戶農民以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合作社,由村黨支部托管經營,種植玉米、小麥等糧食作物。“合作社股民每年每畝地保底收入600元,收成好還會進行二次分紅。村黨支部每年抽取收益的10%作為托管費,提高了村集體經濟和農民收入。 ”王兆國說。

據了解,夏津根據每個鄉鎮的產業特點,按照“村莊(企)聯合、強弱共建、區域聯動、資源共享”的思路,組織農村黨支部領辦創辦土地股份合作社69家,整合家庭承包經營型的農村合作社1100余家,形成了地瓜、西蘭花、食用菌、金絲楸樹、古桑樹群、中草藥等特色產業體系,以及以紡織、面粉加工等為產業鏈的園區體系。

缺什么補什么四大保障“組團”發力

銀城街道淡官屯西村是夏津縣的一個邊城村,依托本村食品加工和蔬菜大棚兩大主導產業,2018年實現了17萬元的村集體經濟收入。

是什么讓這個幾年前集體經濟薄弱的小村莊迎來大發展?“要壯大農村集體經濟,離不開人才的支撐和引領。 ”村黨支部書記孟慶雨告訴記者,以蔬菜大棚為例,該村共有14個蔬菜大棚,規劃建設了淡西蔬菜產業綜合體,主要種植地瓜和黃瓜。與山東農業大學等專業高校開展合作,實現了種植標準化、空間立體化、生產高效化、有機循環一體化、加工包裝一體化的產業模式。

今年1月份,孟慶雨又多方融資了500萬元,新建了2000平方米的組織培育實驗室。實驗室共有兩層,一層育羊肚菌,二層育地瓜苗。與5名農業專家合作,由他們研究培育地瓜脫毒苗,可提高品質、增加產量。預計僅此一項一年可為村集體經濟增收4萬元。

無獨有偶,夏津縣生態旅游區也享受到了人才支撐的紅利。與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西南大學桑蠶國家重點實驗室合作,邀請“兩院”院士向仲懷、束懷瑞、李文華成立桑產業院士綜合工作站,圍繞桑葉、桑果、桑枝、桑樹皮等,推動“桑”的全元素利用,全方位開發藥品、食品、飲品、保健品。“桑產品的價格翻了幾番,種植戶平均年收入增加2至3萬元。 ”夏津生態旅游區黨工委書記張寧說。

人才支撐只是夏津支持村級集體經濟發展壯大的一個“點”。按照“需要什么提供什么”的思路,該縣為村級集體經濟綜合體提供人才、資金、服務、市場四大支撐。其中,人才支撐方面,堅持一條產業鏈對接一批高校院所。

目前,全縣新增人才公寓283套,吸引各領域高層次人才176人,其中博士以上高層次人才136名;選聘20名對口技術人才擔任科技副鎮長,建設50處鄉村人才公寓,確保各類人才安身、安心、安業。

新型經營主體讓“單挑”變“抱團”

6月25日,記者走進位于夏津縣鄭保屯鎮的魯冀羊絨創業產業園3號聯產車間,負責人杜軍正忙著把梳理好的羊絨裝車。

羊絨加工產業是鄭保屯鎮的支柱產業,過去以家庭作坊為主。在環保治理中,近600家小作坊作為散亂污企業被取締。如何因勢利導?鎮黨委引進德興集團,投資2.5億元建成羊絨創業產業園,組織邢莊村、楊莊村等6個羊絨產業村黨支部,協調小型加工戶同當地18家羊絨企業組建7個不同規模的聯合體“抱團”進園。“聯產共享的發展模式為村集體經濟年增收30萬元。目前,又打造了一處占地5000平方米的集體經濟產業綜合體,預計建成后村集體經濟年收入可達48萬元,實現鎮上15個村莊集體經濟全部突破3萬元的目標。3年可實現村村收入突破10萬元。 ”鎮黨委書記王冬說。

如今,在夏津像這樣的村級集體經濟綜合體共有9家,統籌了524家村級合作社,涵蓋村級集體經濟綜合體、村企聯合、林下經濟發展、集體資產入股等10種發展模式。通過聯村成片、聯社成團、集體入股等方式形成規模化的特色產業體系,全縣村級集體增收200余萬元,帶動群眾增收致富3.8萬余人,千余名貧困戶實現固定收益。

按照規劃,2019年底前,夏津基本清除集體經濟空殼村,集體收入3萬元以下的村實現收入翻番。到2022年,力爭村集體收入全部達到5萬元以上,其中50%以上的村集體收入超過10萬元,培育一批集體收入過百萬的經濟強村。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聯系方式:德州新聞網 電話:0534-2562862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彩票开奖直播